彭博社则引述专家的观点称,不需要夸大北约内部的紧张关系,各成员国的地域和安全优先等级都不同,在这样的组织内,分歧并不是新生事物。虽然北约内部弥漫着紧张情绪,但成员国对这一组织的战略共识尚未动摇。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

作者|么思齐 编辑|漆菲

全球军事史上最成功、最持久的同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在其成立70周年的特殊时刻,却遭遇了满屏“尴尬”。

2019年12月初举行的北约伦敦峰会前夕,先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采访时抛出“北约脑死亡”的论调,让盟友们大为不满;紧接着在北约峰会晚宴上,加拿大、英国、法国三国首脑“聚众吐槽”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视频一夜走红,导致特朗普不仅提前离场,回国后还在推特上抱怨说,“我让北约成员国每年多支付5300亿美元防务开支,让美国少支付一些,结果得到的是假新闻媒体的嘲笑。没想到还能这样!”

盟友之间不减反增的分歧――军费开支、土叙冲突、伊核协议、土耳其购买俄制武器等,是笼罩在北约70岁生日之际的一层浓重阴影。与此同时,中国议题也被推上峰会议程――峰会在联合声明中首次将中国称为北约的“机遇与挑战”,并就如何应对中国拟定了相关行动计划。路透社评论称,“一直把俄罗斯视为死对头的北约,如今又将关注的焦点扩展到带来强有力挑战的中国。”

内部“炮火”不断

自从特朗普挑起北约的军费分配问题后,北约内部的裂痕便不断加深。

北约成立70周年之际,马克龙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却向北约开炮,称“北约已经脑死亡,内部缺乏协调合作”。马克龙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和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均未与北约成员国进行过协调,因此对“集体防务”这一核心条款是否还存在表示怀疑。

“脑死亡”的说辞立即引来回击。特朗普称,马克龙的言论是“危险”“无礼”和“侮辱性”的,他还建议法国可以退出北约。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直言,“希望马克龙首先自己去检查一下是不是脑死亡了。”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认为马克龙的说法不妥,并强调“北约仍是不可或缺的”。

但马克龙仍坚持己见,在他看来,北约有一连串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如何保障欧洲地区安全、如何应对美俄《中导条约》失效后的核武器局面、如何处理与俄罗斯关系等。

原本想向外界传递团结信号的北约伦敦峰会,更成为大型“真相”现场。媒体捕捉到了一段西方领导人集体“吐槽”特朗普的场景――当地时间12月3日,伦敦白金汉宫举行的招待晚宴上,英国首相约翰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马克龙拿着酒杯围成一圈闲聊。特鲁多绘声绘色地描述,听到特朗普宣布2020年在戴维营举行七国集团峰会的决定后,“他(特朗普)的团队整个下巴都掉地上了!”

特朗普因此指责特鲁多是“两面人”,连最后的新闻发布会都没参加就提前离场。另一边东道主约翰逊也让特朗普不省心,有报道传出正为之后英国大选做准备的约翰逊为避嫌,原本不想在峰会期间与特朗普举行单独会晤,甚至避免与其合影。不过最终双方仍进行了单独会面,特朗普强调说,不会干涉英国大选。

北约峰会结束后,由美国政府主办的一场关于“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的研讨会也被临时取消,原因系美国驻丹麦大使馆禁止一名以批评特朗普著称的美国学者在会上发表讲话。

除了打嘴仗,身为北约国家的土耳其购买俄制武器的举动也让其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渐行渐远。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北约将重点重新放在集体防御的核心任务上,并把俄罗斯视为“死对头”。然而2019年7月,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总经理亚历山大・米赫耶夫称,俄方完成向土耳其交付S-400防空导弹系统,之后还计划大幅扩大与土方在一些军事技术领域的接触。

外交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赵怀普对《凤凰周刊》解释称,冷战结束后没有了共同威胁,美欧的利益重合度在变小,内聚力明显下降了。虽然现在仍把俄罗斯视为潜在战略威胁,但北约成员国对俄政策存在分歧,欧洲与俄罗斯有能源以及地缘安全上的相互依赖,因此不愿把对俄关系搞得太僵;美国则无需顾及这些,只需把欧洲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随着利益差异扩大,欧洲本身也想摆脱美国的控制,实现所谓的战略自主,美欧之间合作程度将会下降。”赵怀普说。

彭博社则引述专家的观点称,不需要夸大北约内部的紧张关系,各成员国的地域和安全优先等级都不同,在这样的组织内,分歧并不是新生事物。虽然北约内部弥漫着紧张情绪,但成员国对这一组织的战略共识尚未动摇。

美国已经自顾不暇

特朗普早就因军费问题对北约颇有微词,2016年竞选期间就直言北约已经“陈腐过时”,而美国承担了太多的防卫开支,这“不公平,不可接受”。

2014年的北约峰会曾通过一项决议,即2024年之前所有成员国将把防务开支上调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但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要求欧洲立即行动。在他的强压之下,2019年共有9个成员国“达标”,除了美国,还包括保加利亚、希腊、英国、爱沙尼亚、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罗马尼亚。而法国和德国的防务开支分别占GDP的1.8%和1.4%,西班牙、卢森堡和比利时的支出仍不到1%。

特朗普此次参加北约峰会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继续索要军费。他专门邀请防务开支达标的成员国驻北约代表吃饭,席间为这些国家的贡献“点赞”,还将其归入“2%阵营”。

除了北约成员国之外,有美国驻军的几乎所有国家都在特朗普的压力下不得不多掏腰包,例如美国向沙特增兵,军费包袱却甩给沙特;韩国也因军费问题近来跟美国闹得不可开交,美方要求韩国大幅提高2020年美军驻留经费,并狮子大开口――从目前的8.8亿美元提高到47亿美元,相当于增加了4倍。

北约峰会开启前夕,特朗普还言辞恳切地向日本喊话说,“我的朋友,晋三(日本首相),你必须要帮我们,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钱,日本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不能总让美国为你们的军事买单。”

据悉,现驻日美军的驻留经费是日美双方根据协议由双方分担,日方向美国每年支付20亿美元,该协议将于2021年3月到期。美国《外交政策》援引多名美政府人士的话说,美国要求在新协议中将日本支付数额增加为目前的4倍,即约80亿美元。

外界认为,美国四处索要军费的举动说明了其在支撑军费开支上的自顾不暇,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不想像以前一样付出太多成本保护盟国,特朗普上台后方式更为直接。

“特朗普索要军费反映出美国对世界的控制力下降了,也开始斤斤计较了。”赵怀普说。

首次纳入中国议题

2019年北约峰会结束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首次承认了中国崛起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表示北约应该作为一个联盟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声明还强调了保障北约通讯安全,包括5G通讯安全的必要性,北约成员国应采用更安全、更有抗击力的安全通讯系统。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解释道,“北约全新做法并非创造新的敌人,而是分析和了解并以平衡方式应对中国构成的各项挑战。”

对此,中国外交部回应称,“中国的确块头很大,影响力在增强,但是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我们也注意到,北约内部也有很多不希望与中国为敌的客观的理性的声音。事实上当前世界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和挑战是单边主义和霸凌行径,就连美国的盟友都深受其害。 ”

“北约发表这番言论之际,正值这一冷战时期的军事联盟出现重大裂痕。”美国CNN评价说,“北约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无组织,但是一个太平洋对岸的竞争对手可以帮助他们重新团结起来。中国或许正是向成员国证明北约有持续存在价值的一种力量。”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亚洲项目主任杜懋之(Mathieu Duchatel)向《凤凰周刊》分析说,声明传递出来的是北约盟国需要在理解与中国有关的一系列安全问题上保持一致,例如5G问题或国际危机,而不是把中国视为“敌人”。但可以想见,未来北约内部将会有更多关于中国的讨论。

自美国对华政策出现调整后,一直极力想把欧洲拉过来,但欧洲内部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5G网络建设存在不同声音,西欧发达国家并不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中东欧国家更倾向于与中国进行“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

“北约不容易形成统一的对华具体战略和举措,虽然都在关注中国的影响力,但欧洲与中国的经贸连接很重要,所以不会采取像美国一样的做法。”赵怀普认为,欧盟谋求加强自主防务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但短时期内还无法实现,这涉及到资金的投入。“因此,北约对欧洲而言仍不可或缺,会继续维护同美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