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的前线近况

清晨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看到草坪都枯黄枯黄的,还有一层厚厚的霜。我就在想,过了春节,天气暖了,这片草坪应该要重新发芽变绿了吧?就好像这场与病毒的“战疫”是不是也要结束了?我们在拼命和病毒斗争,就是期望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早点与家人团聚了!

今天我的小伙伴钱晓被安排上6小时的夜班了,现在我还在上早八点到晚八点的12小时的班。我们每个人的班次都是由排班老师安排的,所有上海医疗队队员都无条件服从。钱晓本次6小时班是从明天凌晨2点到早上8点,后面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上6小时夜班的安排。

我们到武汉已经5天了,自从进入金银潭医院就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每天的睡眠都不超过5个小时。刚刚进入金银潭医院时,由于情况和环境还不是很了解,很担心自己做不好,一直在边适应边调整;现在很多情况已经基本熟悉了,我们在想如何更好的完善和改进工作。

由于人手不足,所有上外围班的护理人员要自己出病房完成一些原本是由工勤人员完成的工作,比如领取消毒液、送回防护用具、取送病员的三餐和医护人员自己的三餐……

为了减少交叉感染,只要出去就要脱口罩、脱帽子和鞋套,但这些都是目前紧缺的物资啊!所以,为了避免物资浪费,上海医疗队的每一位护理姐妹都充分发挥了自己“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本领,每天会合理规划好出去的时间,比如说上午尽量将领取消毒液,送回防护用具和取送病员的餐饮安排在一次完成,这样既可以保证节约防护物资的消耗,同时还能顺利完成相应的工作。

目前,对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武汉金银潭医院的信息系统和部分发药流程和上海母院是不同的,我们要一边摸索一边适应,虽然有些磕绊,但最终问题都顺利解决了。

今天下班回到住处,整理母院带给我们的物资时发现了抗病毒的药,我想一定是母院领导担心我们的身体才提前给我们准备好的。我和钱晓冲了两杯,一饮而下,感觉心里暖暖的。今晚我要好好休息,明早要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这场“战疫”的工作中去。

上海第二批的援鄂医疗队队员昨天也开始培训了。国家指定的培训教师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他是危重病急救领域的专家,队员们都在认真听讲。

据悉,上海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计划进驻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大学附属同仁医院),医疗队护理组组长等会提前到武汉市第三医院了解一下工作流程,护理人员暂时整装待命。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滕彦娟护士说:“今天非常暖心的是,刚刚结束培训就收到母院领导对我们的慰问,顿时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有母院作为我们坚强的后盾,更加坚定了我们战胜疫情的决心。还有另外一件非常暖心的事情,我们上海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都收到爱心企业(盒马鲜生)捐赠的羽绒服。虽然我们从上海都穿了厚衣服过来,但是为了防止病毒传播,培训教室和宾馆都没有空调,大家靠着高涨的热情来取暖。现在穿上了这件厚羽绒服,我特别感动,我想有这么多后援团的支持,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战疫’胜利!”

文/多琦 图/文佳 滕彦娟